南陽巖石文(巖畫)試讀(十)

                位于方城縣獨樹鎮靈山的遠古龜巨石

                位于南召縣四棵樹鄉神仙崖村山頭的遠古疊加巨石

                位于方城縣獨樹鎮靈山的遠古猴巨石

                位于南召縣石門鄉石人坡山的石人巨石

                位于方城縣獨樹鎮靈山的巨石魚圖片攝影張長運鄭毅

                作者在考察巨石

                位于南陽市臥龍區潦河坡鎮九巖山的巨石祭壇

                位于唐河縣祁儀鎮的乳房巨石

                南召縣石門鄉黑石寨村小石廟山遠古巨石磨刻的“王宮”

                方城獨樹鎮靈山山腰遠古巨石磨刻的石屋

                唐河祁儀鎮明嘎山遠古巨石磨刻的石屋

                □張建國藍成云

                本報于8月12日刊登了《遠古時期的南陽巨石文化》上篇,主要介紹了什么叫巨石文化,南陽發現巨石文化的區域和分類,其中特別介紹了遺存在淺山丘嶺中遠古時期的摞摞石、支石、壘石、列石、石棚、獨石的分布位置和形態,以及遠古時期用獨石刻磨的動物形態等。

                下篇,作者將深入分析南陽為什么有遠古時期巨石遺跡,以及南陽巨石文化的特征、成因和作用等。讓我們順著作者的引導,尋訪南陽伏牛山、桐柏山區域上古文化遺存、遺跡,穿越獨具魅力的遠古巨石秘境,觸摸前朝古今的云淡風輕,撩開隱藏在巨石里的文化寶藏面紗,讓其露出真容。更深刻地了解中華民族文化的淵源,提高我們的文化自信。

                (七)祭祀所用的巨石

                在這些獨石磨刻的男根附近,均能找到女陰石刻,是典型的遠古人類祈求族群繁衍的祭祀遺跡。

                南陽伏牛山區、桐柏山區的淺山丘陵之處,發現了很多巨石組成的巨石陣,分析研判,這些巨石陣大多為遠古祭祀留下的遺存。遠古人們認為天決定了一切,氏族部落的首領要溝通天地,祈求自己愿望的實現,因此不惜耗費巨大的人力把巨石磨制成祭祀的圣壇,通過宰殺牲畜等手段舉行一定的儀式完成祭祀。

                首領祈求的愿望是多樣的,祭壇的巨石擺放也是多樣的。祈求風調雨順就祭天,首領去世就祭首領的往生,盼望族群繁衍就祭生殖等等。我們發現遠古祭場有很多,如方城縣獨樹鎮靈山、唐河縣祁儀鎮板倉、南召縣南河店鎮石人溝、鎮平縣老莊鎮定南針山等處都有。這里,僅介紹其中的三處祭壇巨石陣。

                第一處,臥龍區潦河坡鎮趙老墳村九巖山海拔200米處的巨石祭壇為祭天用。該祭場共由兩組巨石組成(圖十三),一組有九塊大小不等的巨石按照東北西南方向排列,共長12.7米。第一塊巨石最大,磨刻似獸面圖案,石高3.6米,寬6.1米,石厚1.73米。巨石立面人工磨成平面,中間磨成凹穴,石上磨刻很多溝槽,磨刻有0.4米長的橢圓形凸起,0.1米高的部分,似放祭品的臺。第二塊石頭小于第一塊,傾靠在第一塊巨石上。后面七塊獨自而立,排成一線。與這一組九塊巨石相隔約10米處是另一組,由兩塊平臥石組成,兩塊巨石被磨刻成平面,長方形,似床。一塊長5.3米,寬1.7米,高1.1米;另一塊長4.7米,寬0.95米,高0.7米。兩塊巨石相錯2米,和另一組九塊巨石同行排列,研判分析,似床的兩塊臥石,是祭祀儀式中,宰殺祭品的地方。九塊巨石擺放成一線寓意九重天,九塊巨石上面擺放祭品。

                第二處為祭祀大地。遠古人類認為大地生長萬物,供人類生存需求。他們以人喻物,把孕育孩子的乳房比作大地,把巨石磨刻成乳房形狀,在此舉行祭祀大地的活動。

                位于唐河縣祁儀鎮板倉村東部海拔180米處的一小山頭上,有巨石磨刻的兩個相連的乳房造型,兩個乳房石高度均3.6米,底成圓形,直徑3.7米;乳房上面均有乳頭,每個乳頭高0.2米,呈圓形,直徑0.3米,兩個乳石間相距2.7米。乳房巨石周圍磨刻有很多成排的爻窩和各種符號。乳房巨石代表大地,借母親孕育孩子喻大地哺育人類。這是一處希望豐收而祭祀大地的地方(圖十四)。

                其三是祭祀生殖。遠古先民認為人類的繁衍是靠男根女陰,陰陽結合繁衍生殖。因此,為了擴大族群就自然地要崇拜和敬祀男根女陰——把挺立的巨石磨刻成男根模樣,把形似的石縫磨成女陰形狀,并在特定時間祭祀。

                用于生殖崇拜的男根巨石在南陽存量最多,已發現二十多處,僅舉最高一處和最小一處為例。

                目前發現的最高的男根巨石,位于南召縣四棵樹鄉神仙崖村海拔321米的山頭上,磨刻有兩根挺拔的男根獨石。其中西邊一根高7米,呈圓柱體,直徑3米,數公里外就能看到;東邊一根,高6米,直徑4.3米,上部磨刻的圓柱形高2米。

                最小、但最逼真的男根獨石,位于方城縣楊樓鎮趙店村的張溝組。在海拔220米的一座山頭上,一片巨石的正中間,矗立一人工磨刻的男根,高0.88米,直徑0.83米;圓柱上方,磨刻一凹槽,長0.7米,男根形象十分逼真。

                (八)巨石石屋

                石屋又稱石室,是把巨石內部掏空,供人活動和居住。這類巨石屋子據考證是供給當時的天子或諸侯部落王使用的,就如封建社會皇帝所用的宮殿,我們把這種石屋、石室稱為遠古時期的“王宮”。這種巨石建筑不多,目前僅發現四處。

                第一處石屋位于南召縣石門鄉小石廟山頭海拔220米處(圖十五)。一塊巨石底寬7.6米,厚度約有4.5米,這塊巨石一邊高,一邊低。高處被人工磨刻成一個上尖下寬的石屋,上邊呈三角形,尖頂,下面呈方形,屋門面南。屋門高1.8米,寬1.7米。石屋內高1.9米,內寬1.96米,內深2.3米,屋內面積凈4.5平方米。屋內靠后墻有兩層臺階,每層臺階高0.33米,寬0.48米,長1.98米。臺階似床、似凳、似座。石屋內地面上有很多圓形爻窩圖案。石屋尖頂和屋面相接處有一排九個長方形凹穴。石屋巨石左前方10米處,一塊立石雕刻成鉞形圖案,圖案高0.6米,寬0.4米,凹深0.3米。這幅鉞形圖,就如今天單位門口掛的牌子一樣,是為了告訴人們這是“王”所居之屋。

                這座石屋當地人說是藥王廟,是神農氏住的地方。實際是三皇五帝時代一個天下王辦公或居住之地,是遠古時期的“王宮”。

                第二處石屋位于與小石廟山頭相鄰的大石廟山頭海拔230米處。山頂立一巨石,呈男根狀,最厚處磨刻一石屋。石屋門面南,高2.8米,寬1米;石屋內深3.2米,寬2.65米,面積8.48平方米;石屋右后2米處一巨石上,磨刻兩幅鉞形圖案,左邊鉞形圖案高2.05米,寬0.86米,凹深0.57米,左邊鉞形圖案高1.6米,寬0.66米,凹深0.33米,兩幅圖案相距0.22米。

                這座石屋有兩個特殊之處,其一,外形如男根,說明石屋摹刻時期正是生殖崇拜時代,男根屬陽,石室為陰,陰陽結合可繁衍子孫,綿延萬代。其二,室外刻有鉞形圖案,“鉞”是王的標志,鉞形圖案刻在石屋跟前,是要告訴人們:這是王居住的地方。上世紀80年代,當地人在石屋門前蓋一座送子娘娘廟,遮擋了石屋的外部輪廓。

                第三處石屋位于方城縣獨樹鎮靈山山腰海拔248米處(圖十六)。一巨石高5米,寬8米,巨石內磨刻一石室,石室面南,門高1.9米,寬1.2米;內深4.8米,寬2.4米,高2米,室內凈面積11.52平方米。屋內墻壁上刻有太陽、月亮圖形。石屋頂部比較平展,磨刻有圓形爻窩,有雙排8連爻窩,雙排6連爻窩,雙排3連爻窩,還有石盤圖形等。

                第四處石屋位于唐河縣祁儀鎮寨橋村明嘎山海拔220米處(圖十七)。一巨石高6.9米,寬10.3米,磨刻出一石屋,門高2.1米,寬1.5米,門墻厚0.7米;內高2.6米,深5.4米,寬4.7米,面積25.38平方米。這座石屋,是我們發現面積最大的一座,墻壁上磨刻有6個鉞形圖案,大小差不多,高1.7米,寬1.3米,凹深0.4米。石屋頂部是平展的石面,磨刻有成排的爻窩圖案。

                這些遠古石屋,位置朝向、周邊環境、方位高低,如何磨制都十分講究。據考證,南召縣石門鄉小石廟大石廟石屋應為天下王使用,其他石屋應為部落王所用。

                這些石屋歷經數千年沒有遭受大的損壞,為研究那個時代王統治天下及部落王的生存環境、居住環境、禮儀文化等提供了活教材。

                三、南陽為何會有體量巨大的巨石文化遺存

                南陽巨石文化成因:

                其一,南陽地處中國的中心地帶,不僅是南北分界之處,也是東西凝聚之地,氣候不熱不燥,不冷不寒,極少發生各種自然災害,氣候、地理環境適合人類生存,因而出現了五十萬年前的南召猿人、淅川猿人,一萬年前的小空山智人,還有已發現的裴李崗文化、仰韶文化等新石器遺址100多處。特別是黃山遺址發現的仰韶文化時期延綿下來的大型制玉作坊以及多座新石器時期的“王”墓尸骨等,證明史前的南陽有大量遠古人類在此聚集、繁衍、生活,由此推動了石文化向更深、更細,多樣化的發展留下了豐富的活動遺跡。

                其二,南陽四周均為山區,最不缺的是石頭。石頭是遠古人類使用最多的資源。那些巨石、奇石、嶙峋崢嶸之石,古人認為具有靈性。他們崇拜石頭,把選中的石頭人格化、人性化,當成圖騰,當成佑護之圣物而敬祀;把情思移注到石頭上,讓石頭成為“情感鑒賞”“信仰崇拜”之圣物。

                其三,遠古時期大量文化遺存,證明南陽是當時中華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的核心區,居住著一批有智慧、有思想、有文化、有創新意識的高精端人才。巨石文化是史前最先進的最為豐富的文化,是那個時代王所組織的最有知識的人、最高智商的人之杰作。巨石的造型、磨刻的文化符號,是國家的行為和國家的意志力。

                四、南陽巨石文化的特征和成因

                南陽的巨石文化,雖然和國內其他地方(乃至世界范圍內)發現的巨石文化有相同之處,但更有自己獨有的特點和特征。

                其一,從地域特征上分析,巨石文化產生在適宜人類生存的海拔200米至400米的淺山丘陵之地。這是因為,如果山大溝深層巒疊嶂,人們的活動受限,又有大型野獸出沒,不適宜人類生存,而遠古時期的平原、湖泊沼澤之地也不適宜人類生活,低山丘陵是漁獵時代最合適的生存之地。因此,南陽發現的巨石文化,均在低山丘陵區域。

                其二,南陽遠古巨石構建的位置十分講究,多以摞石、壘石、支石、獨石為主,建在無障礙的孤山山峰、山梁之上,視野開闊,(山頭重疊遮擋或深溝之中沒有發現巨石建筑),起到標示作用,幾公里遠就看得一清二楚。

                其三,從類型特征上分析,支石、架石、壘石這些巨石多為無根之石,是搬移轉運到需要的位置堆壘起來的。而獨石是和地下之石相連的,也稱有根之石,是搬不動的,經人工磨刻成所需要的獨有形態,如生殖崇拜的男根,就是選用粗壯的有根圓柱石磨刻而成,再刻上爻窩符號。

                其四,從文化上分析,南陽凡有巨石文化存在的地方,巨石上面或附近均有人工磨刻的圓形凹穴符號,這些凹穴符號是刻在巨石身邊的說明書,也是辨別巨石文化的主要手段、方法。因巨石建筑和遠古文化現象共存,所以在尋找巨石文化過程中,能發現很多其他文化遺跡、遺址。

                南陽巨石文化的成因。每一塊巨石都神秘莫測,給人以極大的心靈震撼。這些巨石既不是“天外來客”,又不與原山共體。用現代最先進的科學技術和人力也很難完成或不可能完成,何況是在沒有金屬工具出現之前。那么古人是如何完成的?經過反復研判分析,成因有以下幾種:一是地殼的運動變化形成,二是古人高度的智慧所表達出來的制石技藝遠超我們的想象,三是兩者結合而形成。成因如何,有待進一步研究確定。至于這些巨石的構建年代,最晚的也在新石器時代晚期。

                五、巨石文化的作用

                (一)標示指向作用

                遠古時期,人們靠漁獵獲取食物,需要四處游走,沒有明顯路徑,只有尋找標志物作導引,而突出的巨石起到了標示作用。在很遠的地方遙看熟悉的巨石,則可順利到達。臥龍區安皋鎮的狼背豬娃山的巨石,南陽郊區磨山的巨石均立在山頭之上,距離幾公里就能看到,矗立的巨石起到了指引、導向和標示作用。

                (二)祭祀祈禱作用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出千奇百怪的巨石形象,有的像神、有的像怪、有的像人、有的像動物。遠古先民們認為,似人似獸的巨石是天地造化,神靈賦予,或給人類帶來福佑,或帶來災禍,為趨吉避兇就把這些怪異的石頭當成賦予生靈的崇拜對象,敬重、祭祀、祈求平安。他們認為祭祀活動才是與天地鬼神溝通的最佳方法,祭祀才能得到神靈保佑、賜福、消災,達到愿望的實現,因而用巨石建造祭壇。

                (三)紀念作用

                遠古先民們每干完一件大事,如產生了新的領導人,或擴大了一方領地,或打完了一次勝仗,或遷徙,或遇到罕見的天象,或遇到重大的災難,都視為部落之大事,并想法做一些紀念。那個年代,原材料只有石頭最為堅硬和永久,沒有其他材料可用,只能用巨石作為紀念物。這種紀念方法流傳數千年,至今仍被人們使用,如現在的城市石刻雕塑等。尤其是對國家民族作出重大貢獻的人,我們常用巨石為他們雕像,矗立于城市廣場上或其故地故鄉;親人故去也要立石碑,刻上名諱以茲紀念,這其實就是遠古巨石文化的傳承。

                (四)圖騰作用

                高大的巨石是一個原始部落或一個族群的圖騰。圖騰一詞來源于印第安語“totem”,意思為“它的親屬”或“它的標記”。遠古時期先民們認為本氏族的人與某種特定的物種具有親緣關系,就把這個特定的物種作為圖騰。圖騰是最早的社會組織標志,在原始社會起著團結群體,密切血緣關系,維系社會組織,區分其他族群的作用。遠古先民們認為圖騰擁有看不見的力量保護族群,并給予力量。如南召石柱寺山的石龍、石人坡山的石蠶、方城縣獨樹鎮靈山的石龜(圖十八①)、石魚(圖十八②)、石猴(圖十九),德云山的石虎等均屬巨石圖騰。

                (五)彰顯威猛力量的作用

                巨石文化是伴隨著史前先民的原始信仰或原始宗教觀念而產生的。史前先民們以超越自身能力的巨大熱情,切割、搬運、打磨、壘砌,把內心積蓄的巨大能量物化得驚心動魄。借助對天然巨石的移動,對自然偉力挑戰,以期建立強大的“自我”,彰顯著個人、族群的力量。用巨石建筑把一個族群力量彰顯出來,威武勇猛地表現出來。其他族群想占領自己的領地,看到威猛高大的巨石建筑,也會知難而退。

                (六)昭示不朽和永恒的作用,滿足精神方面的享受

                遠古先民們在現實生活中不僅限于捕魚圍獵、撒上種子等待收獲,或者是擴大氏族領地,還要建立充滿凝聚力和頑強意志的激勵機制,將精神幻想的一部分,轉化為現實存在,讓生活現實與精神世界完成溝通。巨石的壘砌、移動,完成所需的形態,是實現這一目的的重要方式。同時,通過鋪陳宏大的場面,在巨石上雕刻、磨刻凹穴,矗立起高聳的巨石(圖二十),一方面顯示精神上的非凡和偉大,另一方面也展示了族群的能力,找到一種延續、不滅、永恒存在的表現形式。

                (七)道具的教化作用

                在巨石上磨刻一些具象符號,表達一些倫理規定,以起到教育人的作用。如南召縣石門鄉石柱寺山屹立著的一塊呈三角形的獨石,高8米,底寬3.6米,一道磨刻的溝線從石頭頂端向下穿過一個女性子宮樣的凹穴,又向下延伸到女陰狀的凹穴,在一道磨刻的槽溝內又磨刻出從小到大三個腳印。蘇州文化學者藍玉獻解讀,溝線頂端是天,到巨石是地,天地結合必有新事物出現。新事物要經過長期孕育(子宮代表),到一定程度才能成熟,然后出生(女陰代表)。新事物出生后,必須按規矩發展(槽溝代表),才能由小到大成長起來(腳印代表)。這幅巨石圖案不僅告訴人們新生事物成長規律,也指出人是要經孕育、出生、教育才能由小到大的道理。

                南召縣石門鄉石人坡山海拔251米處矗立一巨石,遠觀如人像,惟妙惟肖,當地稱石人(圖二十一)。石人總高5.9米,由兩塊石頭疊加組成,下方矗立的巨石為石人身體,高4.4米、直徑3.6米;有一小圓石摞于其上,似人頭,高1.1米,直徑1米;巨石上磨刻了心形、子宮形、鉞形等形狀不同的凹穴及多種線條符號。蘇州文化學者藍玉獻解讀,石人是一個道具,教育收取稅費或物品的人,要掌握一個合適的比例,符合人們的承受能力,如兩塊石頭比例恰到好處——巨石代表個人全部收入,上面的小圓石頭代表部落收取的費用。掌握不好就容易出問題,如果上面石頭大,下面石頭小,就把下面石頭壓垮了,部族將無以存在。

                當然那個時代還不叫稅,這里用“稅”這個詞更容易理解這塊石頭的教化作用。

                遠古時期歷史久遠,只有石頭上磨刻的符號、圖案、珍貴的石頭造型才能得以保存至今。淺山丘陵之中每一塊有文化符號的巨石,都像是有血有肉,歷經滄桑,滿懷慈悲的老人,恍惚中似乎還能聽到他們深沉的呼喚和輕語訴說。可以說,巨石文化遺跡、遺址是遠古的史書、先民們書寫的丹青,敘說著、記錄著那個洪荒世界的歷史……解讀巨石文化,就是解讀那個時代的畫卷,對中華文明探源有著現實的意義。發掘、考察巨石文化,就是發掘、閱讀一卷遠古的志書。

                研究石頭文化是打開中華文明探源的一扇窗口,推開文明探源的一扇大門。南京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副院長、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世界巖畫委員會執委、《世界巖畫藝術委員會會刊》編委、中國巖畫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湯惠生教授,2012年在《考古與文物》第六期發表的《河南地區新發現的巖畫、巨石遺跡及其時代》一文提出:“毫無疑問,中原地區凹穴巖畫的發現不僅為探索中原史前文化提供了新的考古學資料,同時也為探索整個華夏文明,特別是探索中華民族精神文明體系的起源、形成以及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材料。”

                總之,研究巨石文化對文化探源工程起著重要的承載作用。南陽發現遠古的眾多巨石文化和發現的五千年前的大量的凹穴巖畫、太極龍、太極圖、王宮、三皇雕像、會盟碑、祭壇、日晷、古天文臺,黃山遺址發現的仰韶文化時期的玉加工廠,多架身佩玉鉞和弓箭高級別王的尸骨是一致的。地上、地下所發現的文物充分證明,上古時期南陽是人類主要活動中心,河南是華夏民族的祖根地,是中華文化、中華文明的發祥地。正如社科院先秦史學會專家在南陽考察巖石文后,會長、學部委員宋振豪先生所題“南陽中國文明核心區”“中國南陽,人文先聲”。

                追尋來處,更能展望未來。中原地區對巨石文化的研究,目前還比較落后。南陽地區存在的巨石文化遺存,不僅數量多,而且內容豐富,但過去疏于保護研究,藏于深閨不為人知。對其進行深入研究,是發現南陽遠古文明密碼的一個重要手段,更是對南陽遠古文明研究的重要補充。

                巨石文化久遠,再加上分布面廣,我們沒有系統地逐山走訪考察,看到的只是鴻爪雪泥的一小部分,難免會出現一些認識上的偏差。本文發表如能對南陽的巨石文化起到保護作用,對啟示更多愛好者的參與、研究起到拋磚引玉、打基礎的作用,則心甚焉。

              2021年08月17日09:28 來源:大河網 責任編輯:林輝

              无码国产在线大胸无码